高考倒计时不到100天腿上长出大瘤她左手止痛泵右手上网课

出生在黑龙江绥化市青冈县中和镇的一个普通农户家,她的出生给全家人带来了新的希望,

“我儿子确诊以后,我和他爸就一直带着他四处求医,但是那时候脑瘫就相当于绝症,治不好,我们家就种地的,钱都给他看病都不够。”郝裕的妈妈侯丽荣提起已经去世的儿子,依然很悲痛,“后来亲戚朋友就劝我,再要一个吧,以后还能搭把手,就这样,我儿子10岁的时候,我又生了我姑娘。”

在郝裕的印象中,她的哥哥一直被安置在土炕西面的一张海绵垫子上,这就是她哥哥全部的活动空间,“他不会翻身,所以妈妈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帮助他翻身,防止身上起褥疮,家里买不起尿不湿,我妈就用塑料袋自制尿袋给我哥哥。”

让郝裕印象深刻的是,哥哥不能自主进食,只能靠人喂,“那时候路边卖的一块钱一根的烤肠,妈妈偶尔会给我买,我不舍得吃,就会拿回来和哥哥一人一口分享着吃。”

在郝裕三岁那年,她的父亲曾买过很多猪仔回来,打算改变家里的条件,“我们好不容易辛苦养大了那些猪仔,却赶上了猪价的疯狂下跌,赔了好多钱。”侯丽荣回忆道,“当时我抱着我姑娘坐在炕上哭,是她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和我说‘妈妈,不要伤心,等以后我长大了,我要挣好多好多的钱,让家里人都住进大房子。’”

这句话鼓舞了伤心的侯丽荣夫妇,家里虽然已经负债累累,但是夫妻俩依然决心培养好女儿,照顾好儿子,不幸的是,在郝裕9岁那年她的哥哥病逝了。

郝裕刚上一年级时,还不理解为什么要学习,“我记得第一次考试,考了班级第十二名,在老师给前几名的同学颁奖时,我突然觉得好羡慕。”

这件事情成为了郝裕的学习动力,为了得到老师的表扬,她也努力学习,从此,一直到小学毕业,她都保持全校第一名的成绩。“我小时候取得的成绩我特别感谢两个人,一个是我外公,一个是我的班主任。”

郝裕告诉记者,她7岁时,外公搬到了她们家,“我外公一直坚信活到老学到老,小时候我常常跑到外公的屋里,和他一起看新闻联播,看外公习字,看外公画图纸。我崇拜外公,他也总给我讲人生道理,让我明白学习才能改变人生。”

郝裕小学的班主任,在了解了她家情况后,常常在假期把郝裕带回自己家,帮她补习。“除了学习之外,她还教我弹琴,教我唱歌,让我感受到了温暖与关爱。”小学毕业时,郝裕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县城里的初中,在初中她也始终保持第一名的成绩。

升入高中后,课业压力变大,让郝裕一度迷茫,“我从上高中开始,就总是上网课,这一开始让我很困惑,感觉学习跟不上,后来我摒除杂念,认真做笔记,不会的问题及时找老师沟通,渐渐的我的成绩上来了,也进入了我们学校最好的班级。”

高三时,由于学习压力大加上长期熬夜学习,郝裕成了诊所里打吊瓶的常客。在距离高考不到百天的时候,郝裕的大腿上长了一个很大的瘤,“当时医生说必须马上手术,才能判断是良性还是恶性。”

无奈中郝裕带着书包住进了医院,术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郝裕连坐都坐不起来,只能躺在床上听网课。在医院里,经常能看见刚结束手术的郝裕,左手打着止疼泵,右手拿着手机上网课。

“孩子每天输液,手肿得像馒头似的,一边疼得嘶哈的一边还得记笔记,看着真是心疼人啊!”侯丽荣现在想起来依然心疼不已,“出院以后,她逐渐能坐了起来。我就在床上给她支了一张小桌子,然后扶她坐着做试卷,她还不能坐时间长了,每天写完都一脑袋汗。”好在,最后诊断郝裕腿上的肿瘤为良性肿瘤。

在距离高考不到五十天时,郝裕忍着疼痛与不便拄着拐杖去上学。“我的同学们搀扶我,老师们也很关心我,让我最后在学校的时光很幸福。”郝裕豁达的告诉记者,虽然她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,但是她觉得不能把病痛当作借口,“我只怨自己努力的还不够多。”

郝裕以526分的成绩考入了中国计量大学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。“中国计量大学的校训是“精思国计,细量民生”,我也希望将来能用自己的所学对社会有所贡献,哪怕只是浩瀚银河中的一颗小星星。”

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,郝裕充满了期待,活泼乐观的她高兴地告诉记者,“我的大学在杭州,我很想亲眼看一看西湖,看看杭州究竟有多美!”

随着各地高考的陆续结束,一大批年轻学子将迎来圆梦时刻。为激励逆境学子勇敢追梦,即日起,阿里公益旗下的“天天正能量”联合重点合作媒体启动2022届“正能量励志学子追梦计划”,寻找今年参加高考的逆境自强学子,为他们颁发“励志学子追梦奖学金”,助力他们成就更好的自己,也鼓励他们继续发扬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,影响和带动更多的人。

About Author


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